主页 > 娱乐实务 >

用心实务 静待花开——一家读经学堂的炼成记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4 18:57

  公交车停靠在路旁,下车后,公路两旁是两排整齐的白杨。眼前只有一户人家,就是仕谦学堂。

  学堂在郊区,四周是果园林地。正值冬日,树上只剩光秃秃的树枝,像一张张灰网挂在天空。到了春天,绿叶满枝,繁花铺地,伴随鸟语嘤嘤,定是一番美丽的景象!

  这里原来是一个厂房,“品”字形的结构,每一块都是中间有一个空地,四周房屋环绕,整体感觉很宽阔。对于学堂来说,学生的活动场地是足够了。

  在此之前,我曾听说仕谦学堂的创办,经历很曲折。堂主何呈祥老师和他的妻子白洁老师,两个人在体制内教学多年,后来两人双双辞职来办读经学堂。这在外人眼里,是很疯狂的事。

  何老师在体制学校教学将近20年,曾是学校的德育主任。他很爱看书,在书中,他发现古人的聪明智慧、气节情怀和思想境界是现代人无法企及的。他就问自己,这些古人是真的吗?他们是如何成就的呢?他关怀教育,也常问自己,目前的体制教育,能教出这样的人吗?

  何老师早期受西方教育的影响,让女儿从小开始看绘本,自己开办绘本馆。在一本书中,他了解到,人在看电视时,大脑是处于临近睡眠状态的,因为眼睛在看图像时,了解信息的方式很直观,大脑得不到大量的刺激,而阅读却不同,通过读,大脑高速运转,联想画面,产生记忆,这样可以给脑神经大量的刺激,提升孩子的聪明。于是何老师开始提倡阅读。

  在体制学校里,何老师带二年级语文。上课时他就让学生自己阅读,直接看语文课本,不讲解。有不认识的字问老师同学,或自己查字典。课本看完了,再选购其他适合的读物看。到了五年级,学校的作文比赛,前十名有一半以上是他们班的学生。别人问他教作文的方法,他说就是让孩子阅读。后来又接触“海量阅读”,海量阅读的内容很多,有《老子》《庄子》等诸子百家,文学名著,还有《三字经》《笠翁对韵》等古代启蒙经典。因为得益于阅读,学生的成绩都很优秀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何老师看了王财贵教授的《一场演讲,百年震撼》。他觉得一下子找到了多年来困扰自己的问题的答案。古人之所以有那么大的成就,就是因为从小接受的教育——经典教育——为他们的一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而何老师也被王教授悲天悯人的情怀所感动。在看完演讲,心有戚戚之余,他又追溯王教授的师承。原来王教授的老师是新儒家大师牟宗三先生,于是何老师又阅读《牟宗三文集》。他明白了,原来一个人的成就大小,是在于对人性开发的程度,而要做到完美,就要用经典来开发,大量诵读经典对脑神经的刺激最大,对人的一生的发展最重要。“识迷途之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”于是立刻放弃阅读,让自己的女儿开始读经。

  把女儿送到读经学堂之后,何老师也疯狂阅读关于读经教育的理论。越看越着迷,越看越笃定。于是按照王教授所讲,用“融入法”在学校尝试加入读经,先拿自己的班级做实验。每节课上课前五分钟读经典《大学》,因为新鲜,学生们读得很起劲,声音特别洪亮。上课一起头,大家就一气呵成读起整本《大学》,同学之间比着吼,一个个吼得脸红脖子粗。其他班的学生还给何老师起了个绰号,叫做“《大学》老师”。然而,校长却阻止了他。校长对何老师说:“你这是犯法,知道吗?《义务教育法》明确规定,课堂上不准做与教育无关的活动。再者,你带的学生读经太疯狂了,吼声震得整个楼层都嗡嗡嗡的,影响其他班级读书。”何老师在体制读经的实验只好到此终止。

  在大量了解读经理论的基础上,何老师认识到,在当代崇尚物质享受的社会风气下,如果一个孩子有幸接触读经,但是不能老实大量,很容易又会被社会淹没。学校不让读经,但是自己对教育的理想不能放弃。于是决定辞职,开办读经学堂。

  创办学堂,会受到很多阻碍,家人的不支持就是一个常见的问题。但是何老师很幸运,他姥爷家是书香世家,姥爷是一位书法家,何老师小时候就和他姥爷学习过书法, 姥爷也要求他背古诗。等到他上学了,学习优秀,而且是体育特长生,曾获得“北京大兴区长跑冠军”、“大兴区十佳少先队员第一名”。毕业后,工作很努力,做事有原则,很快就做了干部,两次被评为“北京市优秀青年教师”。结婚后,白洁老师特别孝顺,深受父母的喜爱。决定把女儿送去学堂之时,老人心疼孩子,有点舍不得,还是白老师给他们做思想工作,告诉他们,这样做是为了女儿的未来,老人家也就没多说什么。一别九个多月,孙女再次见到爷爷奶奶时,发生了很多变化,文静礼貌的孙女让老人家初步认识到读经教育的好处。有一次过年,何老师的父亲乐呵呵的给亲戚们讲:“我儿子做为老师,教的和别人不一样。我赞同我儿子!”当何老师向父母说起他们俩决定辞职办学时,父母不是反对,而是相信他们。

  要办学了,没有资金怎么办呢?何老师决定把房子卖了。在网上贴了卖房信息,他们小区的房产中介大姐看到了,说北京的房子以后越来越贵,不能卖呀!可以先把房贷还了,拿房产证做抵押贷款。何老师听从她的建议,向亲戚朋友借钱还了贷款,又向银行贷款100万,还了钱,拿剩下的80万开始办学了。

  2016年9月28日,仕谦学堂正式成立了。没有老师就自己教,没有学生,就教自家孩子。起初只有他女儿和朋友的一个孩子,后来又来了两个孩子,而其中还有一个智力低下的儿童。这个孩子生活不能自理,白老师就做起他的保姆,负责他的吃喝拉撒。孩子睡觉会从床上掉下来,白老师就陪寝,每夜起来照看。这样过了几个月,实在忙不过来,无奈之下,只好让这个孩子的父母把孩子带回家。回家没几天,家长又给何老师打电话,说孩子大声嚷着:“我要和何老师读书!我要和何老师读书!”就这样孩子又返回学堂。这个孩子读书很大声,那种用全部生命在嘶吼的感觉,让何老师很震撼。“我看着那个智力低下的孩子这么努力的大声跟着我诵读,我体会到一个生命的成长,冲破一切障碍,努力向上。人性真的是自觉向善的。”何老师说。后来这个孩子也能背诵《大学》《中庸》,这让何老师更加确信读经教育的简易有效。

  “行之苟有恒,久久自芬芳”。慢慢的,很多家长被何老师感召而来。作为曾经的读经家长,何老师深知家长关心的是什么。他不迎合家长,把自己的理念和办学条件原原本本地告诉家长,听其自择。就这样,学堂从四五个学生,陆陆续续增加到三四十个学生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。2017年9月1日,刚开学,突然来了很多政府部门的人员,说学堂所在地要拆迁,限令六天内清场。这简直是晴天霹雳,让何老师不知所措。不说花费巨额的装修都要毁于一旦,就是这短短的时间内,要找个合适的地方安顿学生都成问题。何老师在读经圈、微信群里找朋友联系,在网上搜索住处,开着车在附近挨家挨户询问。为了找到合适的地方,一个月内在北京周边地区开车跑了三千多公里路。为了不耽误孩子读经,何老师告诉家长,学堂面临突发事件,家长可以把孩子送到其他学堂,老师也可以自行选择去留。然而很多家长都表示,相信何老师,把孩子交给何老师,他们很放心。这让何老师很感动。正所谓“人有善念,天必佑之”,何老师以前做读经推广时认识的一位朋友,介绍了一个地方,何老师看过后比较满意,决定搬迁。何老师感叹:“办学不容易啊,要考虑很多方面,能让一个人变得‘全能’。这其中的经历,遇到的挫折,层出不穷。说没有气馁的心,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当有了动摇的念头,拿起先生的《王财贵65文集》读一读,想想先生推广读经中遇到的艰难,先生仍然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着,永不停歇。和先生比起来,我们这些苦难就小多了。再看看历史中大人物所经历的挫折,那是比我们要困难百倍千倍的。自己也不能就此放弃,更应该努力坚持自己办学的信念。”

  孟子说“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,何老师曾拿《易经》“复卦”来形容开办学堂面临的困难。社会主流教育的笼罩,家庭传统教育的缺失,网络游戏的侵蚀,使得一个孩子要读上经典,真是难比登天,就像复卦的一个阳爻被五个阴爻所重重覆盖。一位读经教育者,就是要引领孩子冲破障碍,而这需要教育者明了教育的目的是开发人性,抱有远大的教育理想,任何时候都坚持对人生最高境界的向往,不受时代的迷惑,做社会的中流砥柱。只要心中的那个理想清晰,心中的信念不灭,即使再大的困难,也能迎头克服。何老师就是以这样的精神和信念,带领仕谦学堂在挫折中勇往直前。

  白老师是时刻奔走在教学第一线的人。不仅要照料学堂的日常事务,还要上课。我刚到仕谦学堂时,她正在上课,为一位学生检查背书。教室里很明亮,阳光照在学生的脸上,每个人都在认真地读自己的书。班里二十多个人,每个课桌上都有一个读经机,各自读的内容都不一样。学生跟着机器里的声音,反复诵读。还有一个小姑娘,大约八九岁,她的课桌上竟然没有书本,只是开着读经机,边听边跟读。

  下课了,我就小姑娘的读书方式请教白老师。她告诉我,这个孩子刚包本过,开了新书。仕谦学堂的教学方法是,开新书先让孩子听录音四五十遍,然后再诵读。如果认真听的话,四五十遍听下来,基本上能达到说了上句接下句的程度,然后再让孩子自己诵读背诵。而一本书基本上两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,效率很高,而且可以让孩子的眼睛得到休息。

  我观察仕谦学堂的学生,发现他们的眼睛确实很明亮,或许和这个读书方法有关。而且他们听的方式也很多,如果是刚开一本新书,就可以只是听读;如果是在自读,就可以播放下一本书的内容或是以前读过的内容。这样就相当于一次学习两本书。而这样做会不会对现在背的书产生干扰呢?白老师告诉我,这是不影响的,因为小孩的学习能力是全方位海绵式吸收,人类的感官最先发展的是耳朵,在婴幼儿时期,开发耳朵的能力,对未来学习会有帮助。一般人学习都是注重眼睛,用眼睛看,用大脑记,这固然是学习的一个重要途径,但是,这种途径是针对成人,而小孩并非如此,孩子的内心单纯,耳朵特别灵敏,只要有声音,他就可以在任何状况下吸收。而吸收的内容有优劣之分,所谓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给他好的信息,他的生命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,给他坏的信息,他的生命则会往坏的方向发展。因为白老师有这样的信念,所以不管是在教室、宿舍还是食堂、操场,到处是经典的声音,学生走到哪都带着读经机,随时随地听。

  白老师自己也读经。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成人,竟然也包本了《四书》、《老子庄子选》和《易经》,这也许是绝无仅有的吧!在她的带动下,学堂的老师也积极地参与到包本的行列。“一分钟读经法”是白老师对成人读经经验的总结。白老师讲自己包本的机缘是女儿对包本失去信心,为了鼓励女儿,同时自己也想体验包本的整个过程,感受孩子的心情。但她自己工作很忙,不能像女儿那样整天读经,就不得不抓紧一切零碎时间,走路的时候,坐车的时候,就在脑子里回想读熟的经典。读经机24小时不离身,有空就跟着读几句,真是读得天昏地暗,有次下车时,直接晕倒了。

  白老师说,一个人读书,不是非要找个图书馆品着茶才可以,只要眼睛看到心里读到就可以,让眼睛看到那些文字只需一分钟,把生活中浪费的点滴时间利用起来,也可以做到老实大量,同样可以完成一百遍甚至包本。就像存钱一样,零存整取,一分钟固然短暂,但是谁也跳不过去,哪个一分钟可以跳过去不存在呢?一般人有多少个一分钟如行尸走肉般存在呢?如果没有感受到自己心灵的成长,那一刻的生命就没有任何意义,所以把一分钟存起来,用来读经,取的时候就是生命的智慧。为学的道在哪里?就在老实大量,就在滴水不漏,就在念兹在兹,就在每一个一分钟。

  一分钟的确很简单,很易行,但对很多人来说又很难,难在你是否能够守护好你的那颗心,让它时时刻刻去追求智慧的境界。

  对于包本,何老师认为,不要急着让学生录像,要压一压他,反复检查他的背诵,要达到一气呵成,没有卡,没有漏,没有重复往前倒的现象。如果出现以上问题,只能说明背得还不扎实。学堂很多学生的包本是零错误零提醒。而学堂还有一个特色是抽查,每本书包本了,还不算结束,要达到能够随意抽查都对答如流才可以。

  对于抽查,说了上句接下句,还算比较容易的,但仕谦学堂的抽查更难,随意提出哪章哪段来让你回答。我听了这样的方法,心里都会紧张,感觉有些不可思议,就找了一位学生验证一下。

  我找了那位开新书的小姑娘,拿出《书礼春秋选》来抽查。我问:“《洪范》第三章是什么?”她立刻接上:“五,皇极:皇建其有极,敛时五福……”“《经解》第四章?”“故朝觐之礼,所以明君臣之义也……”我又换了本《老子庄子选》。“《老子》第四十一章?”“第四十一章,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……”“《齐物论》第七章?”“夫道未始有封,言未始有常……”

  何老师说,每个孩子都能背得如此熟练,在最后包本背诵时,脑子里就像翻书页看着读一样清晰。这样抽查背诵有两个目的,一是训练了记忆力,二是为以后解经打基础。因为在解经时,讲究融会贯通,看到一句话,要立刻能够想起其他经典中与其相似的句子。古时候很多读书人都是如此,如民国时期的陈寅恪,老年时眼睛瞎了,有人向他请教问题,他都可以直接告诉别人这个问题在哪本书哪个地方。

  因为学堂里外地的学生比较多,所以学堂一般不放假,假期都是累积起来一起放。比如十一假期,就比法定假日多放三四天,平常谁包本过了,也可以回家休息几天。学堂有统一的校服,连床单被罩都是统一的。何老师说这样可以杜绝孩子们的攀比心理,一视同仁,对外界物质没有太多关注,读书的心会更单纯一点。古人说“万缘放下,一心读书”,就是如此。

  学堂每隔几天就会有学生包本,而这样高效的背后,是何老师夫妇和其他老师的辛勤努力。教育是百年大业,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看着这些稚嫩的脸庞,在经典的照耀下,呈现勃勃生机,我仿佛看到一朵朵花儿在大地上渐次绽放,让这个世界更加美丽祥和。

  “永远秉持理想,随时用心实务”,这是王财贵教授对堂主们的嘱咐,也是何老师最喜欢的一句话。孔子说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每件事的背后都是有一个灵魂人物在支撑着,堂主就是学堂的灵魂。采访结束,我深深认识到,一个堂主,如果对读经教育坚信不疑,执着追求教育的理想,同时又能安住当下,随时关注办学的实务,绵密用心,脚踏实地,学堂必定会克服艰难,稳步发展,蒸蒸日上!仕谦学堂的崛起,就是最好的见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