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南都娱乐周刊 >

独家|邹勇与王林谈判录音:我一直待你若父亲

编辑:凯恩/2018-11-24 22:55

  “大师”王林和关门弟子邹勇恩怨未了。7月9日,江西省人大代表邹勇被绑架失踪。其姐邹敏说:“我的第一反应是王林干的。”

  7天后,江西警方通报,萍乡商人邹勇被绑架、杀害,犯罪嫌疑人刘峰、朱礼通已经被抓获且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此外,“大师”王林也因涉及此案被羁押于萍乡市看守所。

  萍乡警方告知邹勇家属,邹勇已经遇害,警方正在鄱阳湖中打捞其遗体。萍乡官场传闻,警方实际已经找到遗体,“但没有找到头。”萍乡殡仪馆登记处尚无邹勇的登记记录。一名工作人员称,如果找到部分,也可能放在九江殡仪馆。

  7月21日,面对新闻记者提问邹勇是否已经死亡时,警方新闻发言人答以“你可以去猜测”。这也让案情如同王林的隔空取物“法术”一般,引起各种猜测和解读。

  在这部现代版的《三言二拍》中,“大师”王林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。接受凤凰网采访时,他们共同的朋友声称,在邹勇案中,“王林同样是受害者。”

  2014年12月的一天,经中间人牵线,走下神坛的“大师”与昔日弟子谈判。在芦溪县“王府”(王林家,门前曾悬挂“王府”匾额,后摘除),邹勇要求厘清双方债权债务,“该给你的,给你。该给我的,给我。”

  谈判录音时长1小时零5分,由邹勇的一位朋友保留,他说:“这是二人最后一次开诚布公的谈判。”7月23日,他将这份录音提供给萍乡警方和凤凰网。

  “大师”从神坛坠落的确切时间是2013年7月22日。当日凌晨2时31分,《新京报》深度调查稿《隐秘“大师”王林的金钱王国》出街。此后两年,“大师”在舆论漩涡中声名狼籍。

  同年7月30日前后,王林在接受《南都娱乐周刊》采访时说:“我人都快要爆炸了!爆炸自取灭亡了!逼到我都快要自杀了!”

  王林被媒体关注源于昔日关门弟子邹勇的举报。在公开报道中,邹勇举报王林涉嫌非法行医、诈骗、重婚、行贿、偷税、赌博、非法持有等“七宗罪”。

  大众传媒的介入,让师徒二人的矛盾公开化。王林则举报邹勇“持有外国护照,是萍乡市家喻户晓的黑社会头目,利用金钱编织关系网,对当地商人大肆打击报复,涉嫌30多起刑事案件”。

  邹勇:搜身就犯不着了,你也没有这个资格。大师,告诉你哦,讲这些事,就不要讲。如果我带了半点凶器,有半点伤害你的意思,我就全家死绝。说得没味道,搜身是违法的。

  邹勇:大师瘦了。有些事情是你自己搞得复杂化了,其实我们没有必要弄成这样的事情,晓得吧?

  王林:啊呀,邹勇啊,这些事情是你自己造成的。怎么说呢?因为本来我都不会这样做。打了钱给你之后呢,你也到深圳去挂失。我就有气了,是不是打过几千万给你?你挂失(房产证),我肯定就有气了。不到法院去讲清楚,以后我们吵架都吵不清楚。我就去起诉你,然后你让媒体报了我,什么事情都过去了,不要去谈了。我就是一句话,到现在,不管在哪里,不管怎样,我都没有讲你的坏话,都是讲我们公私的问题。

  邹勇:讲好也好,讲坏也好,都过去了。我今天来,跟你说实话。就是把我们之间的往来,都核对一下。把我的都算清楚,我把你的都算清楚。

  认可我这个人,把我当朋友,你不把我当朋友,老死不相往来,不要紧。没有必要左搞右搞,搞了有什么意思?

  邹勇:大师,你这次写信到最高检察院,说我(获得)人大代表(资格)是贿选。

  邹勇:哪里是那件事啊?就是上回搞的。慢慢地在微信里发一些这样的,我都没有说你什么,对么?

  邹勇:哪里是哦?省检察院昨天找我问话。你那件事去年就了结了。如果那件事情,我去年没有了结,我这次省人大代表什么代表都不是了,什么办一张绿卡。

  邹勇:你说我什么黑社会,说这些有意义吗?如果我有半点违法犯罪的行为,我还能坐在这里吗?

  王林:这个事就不谈了,我也巴不得你好,也没有什么目的。

  王林:我怎么拿了噻?因为是你提的,我怎么惹件事?你说这个话我是不高兴的,拿了钱就是拿了钱。你听清楚,你跟这个媒体讲,是拿了1000万,跟那个媒体讲

  芦溪县人王林(现为香港居民)成名于1980年代末,这是一个气功盛行的年代。他以“空盆来蛇”、“断蛇复活”等绝技成为“气功大师”,并因此结识于政商及娱乐圈。

  2002年的一天,商人邹勇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王林,他对后者“发功”控制电梯的开关印象深刻。在公开报道里,此后二人关系甚密,一度“形同父子”。2009年12月18日,邹勇正式向王林拜师学习“气功”。

  邹勇:大师,我们有这么多年了,从2002年你开始带我,在海天阁吃饭起,就有12年整了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把你当父亲一样,你对我稍微好点,我都很感动。

  现在闹成这样。这不是我们的本意。如果去年,我们谈了,就什么事情都没有。既然到这场面来了,我们就亲兄弟明算账。该你给我的,给我。该我给你的,给你。也不要你搞我,我搞你。

  我也快50岁了,你60多岁了,我们扯皮,人家看笑话,人家得利。你又何必呢?

  大师,社会上的人说的话不要听那么多,现在没有多少好人。没几个人会真心帮你办事。我在你这里,向你要过什么没有啊?你说要送这送那给我,还说要送白金手表给我,我都没要。

  邹勇:你做人情,我是知道的。说明我这个人,不想在你面前搞什么。其实我这个人为人怎样,你心里有数。我们这样闹,让别人看笑线️⃣谈钱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

  师徒关系决裂后,王林曾公开表示,邹勇经他介绍认识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后,师徒二人的关系开始变化。“他攀上刘志军发迹之后就很少搭理我了,关系日渐疏离。”

  在本次谈判中,邹勇要求王林退回这些年自己送给他的财物,并强调自己这样做是迫不得已。

  芦溪县受访者不忘“大师”王林的“功德”,理由包括他重建了造价约1.4亿元的建勋寺。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有寺僧称,王林“牵头修建,社会各界都有捐款”。